您所谓位置: > 四川之窗 > 科技 > 正文

90后币圈代投:1天赚1个月工资 最后借钱还百万巨债

2018-05-18 13:50:56Bianews
字号:T|T

这附近集结了百度、等中国互联网大厂,也吸引来无数拥有互联网奋斗梦却自嘲“民工”的匆忙身影。

这附近集结了百度等中国互联网大厂,也吸引来无数拥有互联网奋斗梦却自嘲“民工”的匆忙身影。

  原标题:一个90后代投的币圈过山车:结识大佬,1天赚1个月工资,最后借钱还百万巨债

  “财务自由了解一下。”

  出入西二旗、上地地铁站,你也许会看到,共享单车簇拥下狭窄的人行道旁,几个男生在发传单,行人匆匆侧身走开,听到的不是“健身游泳了解一下”,而是这句话。

  这附近集结了百度、等中国互联网大厂,也吸引来无数拥有互联网奋斗梦却自嘲“民工”的匆忙身影。

  在上地工作半年,袁华倒是没见到过地铁站附近发“财务自由”传单的,传单上介绍的可以财务自由的产品不过是一个P2P借贷理财产品,几个月前在币圈风生水起的他听到是这样的结果应该很不屑吧,但采访那天揭晓答案,他眼神里甚至透露出一丝考量。

  袁华大学毕业至今已工作两年,这两年里跳槽4次,工作过的“大厂”市值加起来近3000亿元,目前在一家互联网巨头企业做产品相关工作。

  不安分的袁华喜欢快节奏生活。2016年,袁华因为实习来到北京,毕业后,为了留在北京做互联网产品相关工作,他放弃中科院复试,放弃学了4年的潜艇声呐专业。

  “来过北京,就回不去了。”这里有他喜欢的“快”,北京比哈尔滨节奏快,互联网比研究院节奏快。

  而当时他还不曾想到,“币圈”的快碾压了互联网的快,他终于也会像当初义无反顾放弃安稳生活一样,想要丢开“互联网民工”的标签投身币圈。而选择币圈,才算是真正坐上了“快”的过山车。

  25岁,从一天能赚一个月工资到负债150万

  “全国代投都沉寂了,都在赔。”这都是因为“90后代投李诗琴跑路”事件。

  3月14日,有媒体爆料称,涉及的ETH总量约1.8万个(总额超9000万人民币)的RFR(Refereum)项目涉嫌虚假代投并跑路,跑路的是据称90后代投李诗琴等。而该事件还涉及包括bee、current、dock、Lino等在内的十三个项目,涉及14万ETH以上(约合7亿人民币)。

  如果不是这个震惊全国的跑路事件,袁华现在可能还是个白天安心做上地大厂里的“互联网民工”,晚上熬夜看项目,过着充实的“快”生活,欣喜于在币圈积攒的成绩、人脉、资源,做财务自由梦,对自己和未来充满希望的25岁男生。

  去年12月,袁华花1万元投了一个项目,上线即赚7倍,私募价从2美元涨到14美元,这是他第一次真实触及币圈暴利,“发现一天挣的钱跟一个月工资差不多,你说你不闹心吗?”

  袁华慌了,这种快速得到财富的概念体现在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数字上。于是他开始在研究炒币这件事上投入了所有业余时间,几乎没在凌晨前睡过觉,有时甚至彻夜研究区块链、金融知识以及一级市场国外项目,看了四、五十份白皮书。

  废寝忘食的努力似乎在见效,袁华之后投资的项目几乎从未失手,有看中的项目在头天晚上睡觉前买入,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发现涨了五倍。

  像当初互联网冲撞了他的内心一样,能快速获得暴利的币圈点燃袁华的好奇和欲望,据他说,三个月赚了10万元。而在对区块链项目的研究深入后,这个领域的应用潜力更加持了币圈对他的吸引。

  遇见“靠谱”上家,把十几万积蓄投进去

  今年2月,袁华与一些财经圈朋友研究起RFR项目,为获得靠谱代投渠道,其中一个朋友介绍他认识了来自常州的July。July看起来很年轻,却据说在金融圈摸爬滚打多年,是老韭菜且赚过不少钱,之前做的项目质量不错。

  饭桌上,July还表示帮袁华投的话渠道都走大机构且能给袁华很好的下发比例。

  在币圈,有一些机构有一级市场项目方的发币渠道和额度,其中一部分会提供给代投或者散户,这些机构往往更比大代投、散户等个人渠道靠谱且下发额度高。

  而代投想赚钱要么压缩上家成本空间,让门槛低或拿到好比例,要么提高下面用户成本和数量。“我不愿意提高用户成本,也没精力去做用户数量。所以只能去压缩上面的。”

  除了获利考量,还因为相信自己看项目的眼光,相信朋友关系建立的信任,相信无论从在金融圈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还是从分析项目的谈吐、以往做的项目质量来看,怎么看都很靠谱的July。

  最终袁华将之前在二级市场赚到的以及工作积攒下来的十多万投了进去。

  项目上线很久仍未发币,规模最大的代投跑路了

  确认了上家,袁华开始召集下家。他当然知道,代投一个项目就像成为提线木偶上的一环,但一向没失手的他猜不到,命运这次会牵动他这一条线,沿着各个关节,引爆了。

  凭借看项目准树立起来的名声,以及扣下家的中间费用比其他代投少,给到的返点bouns(奖励)更优,陆续有散户找到他,有些是朋友介绍来的,他们中投资最多的有通过机构方式投100个ETH的,最少的也有跟别人“拼车”投半个ETH的。

  袁华不管散户投多投少,也不主动介绍项目给散户,有时袁华甚至打电话去问下家对项目了解多少?要不要先等等,看他发的其他项目的效果如何再决定是否投资?为暴利而疯狂的人太多,急切地入场者太相信终点处有财富的光芒。

  出于对上家的信任、对朋友关系的维护、对散户给他的信任的责任感,他有限但尽力做到的“负责”在于把关自己经手的项目,并承诺“出了事我赔”。

  将自己的ETH和下家的ETH给到July后,袁华便放心地同时看起其他项目,静待RFR上线。

  直到袁华从别的渠道听说RFR项目有代投跑路,且上线很久了上家还没发币出来,心中有些不安。

  从开始感觉问题离自己遥远,到风声渐响产生动摇,3月14日凌晨,一如往常熬夜的袁华发微信问July RFR项目的进展状态,July一开始跟他确保没有问题,但越来越多负面消息传来,当袁华再去向July确认时,她改了口。

  在July之后的追溯中发现有上家环环苛扣、跑路,出现了窟窿,再层层往上追溯,发现居然与震惊全国的李诗琴有直接联系。

袁华、July代投层级线索

袁华、July代投层级线索

  项目没问题,币没问题,中间人却出了大问题。

  “完蛋”是袁华确信出事后的第一感觉,那一晚袁华根本睡不踏实,第二天比往常更早醒来,睁眼发现手攥得紧紧的,指甲嵌进了肉里,而这种神经紧绷的状态在之后还持续了很久。

  在去上班的地铁里,与周围拥挤着的乘客的睡眼惺忪不同,袁华焦虑、亢奋、紧张,再次微信July确认,而在那天的工作间隙,袁华也不停发微信给July,对方没回应就很慌,联系介绍July给自己认识的那位朋友,询问July是不是跑路了。

  这一次袁华总共赔了的400ETH,按当时市值超过150万,袁华自己的投资占其中的1/10左右,从他这里投的散户的资产超过130万。

  随之而来的还有耻辱感,没失手看错项目的袁华从没有这么丢人过。一个互联网大厂员工、一个金融界人士,被一个据说是90后,且曾流窜干的农村女生骗了,袁华自己也觉得太荒诞了。

  无法立案,July动用黑she会追寻线索无果

  仍不知李诗琴踪迹

  事实上,袁华认为,就像学游泳总要淹水,想要在币圈做点东西,基本上都会被套。袁华说自己还算损失得少的,因跑路事件赔300多万、500多万的代投还多的是。

  出事后,一些散户、代投去警局报了案,但因为处于监管灰色地带,警察没办法立案介入调查,袁华去律所咨询,律师也表示在追究刑事责任上无能为力,而要追究民事责任的成功可能性也很小。

  有走投无路的散户为追债,将代投上家所有个人隐私信息全扒了出来,甚至还顺藤查出了袁华的家庭住址等信息,这让袁华非常后怕。

  幸好,袁华的散户们并没有人动用黑she会或电话轰炸来影响他的真实生活,他们保持着较为顺畅的沟通,July也向袁华以及他的散户们解释并承诺解决。

  “挣这个钱确实需要有风险意识。” 袁华跟散户们承诺他会且能承担他这环节的责任。他强调解决是没有问题,自信自己会赚回来,只是需要时间。

  “对产品经理来说,一个事情处理不完、处理不漂亮是一个致命打击。”没有法律约束,但人情、名声、社会关系的约束在。

  相比袁华,July经手的ETH有几万个,但有很多人找到她向她试压。在出事后,July与有黑she会背景曾做资金盘的老公,带着几个跟班一路追查跑路代投

  (来源:Bianews)

上一篇: 要估值更要价值 互联网泡沫高潮将至
下一篇:多次在深圳违规投放共享车辆 滴滴被列入诚信记录

  •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公益活动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 四川之窗 - 四川主流门户网站! 欢迎您与本网洽谈各类合作!在线QQ客服:764761084
    © 四川之窗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复制